3.26

奶奶瘫在睡了半辈子的床榻上 用尽余力轮番呼喊着记忆里每一个能想到的名字 连续几个夜晚疯狂的叫唤 漫长的黑夜早已吞噬掉最后一点理智

已是凌晨一点多 陪伴的儿女们应该都已到各自家里睡去 这几天他们就像惊魂不定的孩子 还未从悲伤中走出来 便又要纠结对奶奶的照料

老屋客厅的灯整晚都亮着 似乎能赶走些恐惧 但是爷爷的照片就在那里 他会不会像以前一样 心疼流走的电费 那根老旧的开关 恐怕再也拉不动了罢 初春的夜晚冷热不定 嘉琪的被子会不会没有盖盖好 而房间里奶奶一声声的诉苦哀求 他听到了 又怎会舍得离开

我想起儿时那段灰色的时光 总会有那么多解不开的烦恼 但是希望又如同繁星一般耀眼 告诉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时过境迁 这些年如同梦魇般匆匆 头顶的星星变得越来越少 该等的人还没来 等待的人已天各一方

评论
热度 ( 2 )

© 黑||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