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一亩石塘
种上扇贝和鱼骨
每年冬至开始祈祷
漫山开遍腥红色的花
随海风寄走
西坑桥头
到北门的车站
钻进藤岭的身体
深不见底

死去的人们
挥舞着头颅呐喊
所谓尊严

一叶汪洋
半碗浊泪
了了余生
无问西东

评论

© 黑||白 | Powered by LOFTER